贺州财经网

当前位置:

婆婆照顾儿媳坐月子时自己竟怀上了儿媳的一句话全家傻眼

2019/11/09 来源:贺州财经网

导读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第1章 再次被陷害!“都走开,你们全都不要过来……”温莉莉站在公司楼顶上,1脸的伤心欲绝,“我的

婆婆照顾儿媳坐月子时自己竟怀上了儿媳的一句话全家傻眼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第1章 再次被陷害!

“都走开,你们全都不要过来……”

温莉莉站在公司楼顶上,1脸的伤心欲绝,“我的手断了,再也不能画画了……没有梦想的人生,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莉莉,你冷静点,别做傻事! ”白景辰急切的说着,一把扯过身边的温墨墨,冰冷低吼,“都是你害了莉莉,你现在就滚过去给她赎罪,只要她下来,她让你做什么你都照做,不然,你也别想活了! ”

“为何?”温墨墨看着那没有任何安全设施的天台,不敢相信他居然让自己过去?

白景辰冰冷双眸中满是阴翳:“就由于你毁了她的梦想!这还不够?这是你欠她的! ”

温墨墨不可置信的看着白景辰:“跟我有甚么关系?!那是由于她自己故意撞车,导致右手骨折的! ”

“温墨墨,你要不要这么无耻?谁会拿自己的命去故意撞车毁了自己?要不是你和她吵起来,她会出车祸吗?”白景辰满脸嫌恶,“从前你就谎话连篇,现在你连做人的良知都没有了?莉莉怎么会有你这样恶心的mm?”

“我说了!不是我! ”

“够了! ”白景辰不耐的打断她,拽着温墨墨往前推去,“今天莉莉要是失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白景辰狠狠地将她推到地上,她的膝盖都撞出血了,后面是父母此起彼伏的哀求与辱骂。

“墨墨,你mm的手已经毁了,算我求你行不行?你给莉莉道个歉?莉莉心善,肯定会下来的! ”

“温墨墨,我的莉莉要是失事了,我肯定杀了你!你快给我滚过去! ”

膝盖血流不止,温墨墨像是发觉不到疼般,凄然回头看着背后的人,那里有她的爸爸、妈妈、还有白景辰。

他们都是她最亲最爱的人,可他们都认为她温墨墨,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死不足惜!

眼睛渐渐红了,心里冷得就像穿了个洞,她唇角勾起1抹苍白的笑容,朝着他们点了点头,“好,我过去。”

她失望的站了起来,膝盖上的伤火辣辣的疼着,哪怕明知道温莉莉是装的,她肯定会像上一次出车祸一样,装可怜陷害她,她也要过去。

由于她没有选择,所有人,都不相信她!

温墨墨才刚走了几步,温莉莉就吓得哭了起来!

“mm,你为什么要害我,我为了你已经不去参加国际油画比赛了!我都主动退出了,你为何还不肯放过我?难道就因为你喜欢景辰哥,所以就要毁了我的手吗?我愿意退出啊!我不和你争了行吗?”

白景辰手上青筋暴起,阴狠的盯着温墨墨,话音冷得像能滴出水来:“温墨墨,你还真让我恶心,我告知你,我喜欢的人只有莉莉,她不是你这类人可以比的!赶忙将莉莉劝下来,不然我饶不了你! ”

温墨墨连头都没有回,自嘲的勾起嘴角。

三年了,这类话她听得少吗?白景辰一直都把对她的讨厌表现得那末明显,这种话,以前不是天天说的吗?

反正只要她和温莉莉摆在一起,她就是个令人讨厌的老鼠屎,而温莉莉,永久是他的白月光!

他,历来就没有正眼看过她!

温墨墨走到温莉莉眼前,面无表情的盯着她:“下来吧,我会给你道歉的。”

“呜呜,你真的,不会再推我?”温莉莉楚楚可怜的朝她伸出手。

这话无疑又是惹怒了白景辰,“温墨墨,还不赶紧把莉莉扶下来,要是你再耍甚么花招,我不会放过你! ”

温墨墨忍着心中针扎似的疼,缓缓的向温莉莉伸出手。

温莉莉才刚刚碰到她,就诡异的对她1笑,然后惊骇的大喊道:“不,不要推我……”

第2章 这就是被你毁了的一生

“莉莉! ”

温墨墨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了身后的急呼,紧接着,一股重力将她往前狠狠一推!

她的膝盖本来就伤了受不得力,顿时半个身子都被撞出了护栏,而白景辰,在她身边牢牢的捉着温莉莉的手。

只有她,被推出去了天台,急速坠落中,好像看见了白景辰救起了温莉莉,抱入怀中!

“嘭——”

一声巨响从身上传来,温墨墨掉到了早就准备好的充气垫上,她感受到四肢百骸传来的剧烈疼痛,但莫名的,她就是想笑!

哈哈哈,不可笑吗?她真是太可笑了!她笑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三个月后,温墨墨每每想起这一天,都要被吓醒!

她从高楼上掉了下来,哪怕下面是早就备好的救命气垫,她因此捡下了一条命,但高空坠楼,她还是被楼层中的铁架打到,掉下气垫的时候,她一身血迹,手也疼的利害。

后来她才知道,她的手,就是在这时候毁了!

最可怕的是,没有一个人来救她,白景辰说到做到,她温墨墨‘毁了’温莉莉的人生。白景辰就毁了她的人生作赔偿!

白景辰趁她昏迷,把她嫁出去了……

门外不停的有人拿铁棍敲打,吵得左邻右里都睡不着,不时起床大骂!温墨墨淡定的掀开了被子走出房间,没有开灯,她已习惯了,知道1开灯外面追债的人见到光,肯定会敲得更疯狂。

她才抹黑走到厅里,就被一个男人捂住了嘴,男人小声讨好笑着,“墨墨,吵醒你了吗?”

窗外的月光照进来,捂她嘴巴的男人还算看得过去,他叫闫博,是白景辰把她嫁出去后的接手丈夫。

当初她醒来,自己就在这个男人家的床上了,他说着自己叫闫博,还把结婚证拿出来给她看。

她是不相信的,手上的伤都没养好,就趁机推开了男人,跑回家找父母,但1进门母亲就让下人赶她出去,说这一切都是白景辰的意思。

她又跑去问了白景辰。

白景辰告知她,她毁了莉莉的梦想,他就要为莉莉讨回公道,毁掉她的人生。把她嫁给一个好色好赌的男人,让她永久翻不了身。

她知道白景辰不会爱上她,可她从没想过,白景辰能对她这么狠。

她想过跟闫博离婚,可是闫博不同意!

而白景辰知道后,直接威胁她说,就算她和闫博离婚,他也一样能给她找到下一个闫博,她这辈子都逃不开这个牢笼。

后来,她就认命了。

既然他能手眼通天,挖空心思的报复她,那她又何必再折腾。

“墨墨,还有钱吗?债主又来了,你快拿钱出去啊! ”

温墨墨冷冷的看着他:“三天前,家里的钱都被你拿走了。”

“你不是做了好几分散工吗?应当有发工资吧?”

“呵,我是做了三份散工,但发的钱不是都被你拿了吗?”

“那怎么办?我今晚岂不是出不去了?”闫博着急,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大,想起这些高利贷拿刀的样子,闫博又缩了缩脖子,“墨墨,你快想想办法啊,我知道你肯定能救我的,那些高利贷是看见我进来了,想逼我还钱!墨墨,你想办法弄点钱来好不好?”

温墨墨扒开他的手,面无表情道,“我救不了你,你出去死吧。”

闫博被温墨墨难得的恶语刺道,脸色涨红了几分,半响,他压住脾气低头苦苦哀求,“墨墨,你不要这样,你说过我不碰你,你就会给我钱的。大不了我以后一定改,不去赌钱了,你给我弄三十万来好不好?不然我真的会死的! ”

“够了! ”温墨墨忍不住低吼,她绝望的闭上眼睛,整个人充满了疲惫。

第3章 没有人会帮你

没错,她为了不让闫博碰自己,她答应了给他还债,但谁知道赌博比毒瘾还恐怖,有一就有二,闫博越赌越大,她就算拼命做了好几份工,也填不上这个坑。

白景辰,这就是你给我的地狱吗?

果然是毁了她的一生啊!

闫博还在苦苦哀求,但温墨墨已听不下去了。

“明天上午,我回娘家看能不能借到钱。”

反正自己已答应下来,只要闫博不碰她,她就给闫博还钱。

这,算是自己唯一能反抗白景辰的地方了吧?

“难怪赶出去后,还敢腆着脸回来,原来是要钱啊?”闫博一说完来意,温母便讽刺的笑了。

温墨墨站在门口惨白着脸,无疑,这一刻她是怨恨的,自己的母亲,竟然从未想过帮她一分。

闫博冲温母点头哈腰的讨好道:“岳母,你看墨墨的手断了,能做甚么工作,我们是过不下去了,才回来打扰你的。你看她还要医治手伤,现在工资又低,只要给点就好了”

“妈,你就给点钱mm吧。你看妹妹多可怜,手都不能动了。”温莉莉这句话说得好听,实际讽刺至极,要不是她,温墨墨的手会废吗?

但温母见温莉莉帮口,说得更加绝情,“钱给了她,你还怎么医治,伤得手的又不只有她温墨墨一个,要不是她害你,丽丽你会再也拿不起画笔吗?我就是把钱扔到海里了,也不会便宜这个白眼狼!”

“岳母,别啊!你看莉莉都答应了!”闫博一听这话连忙转头去求看似仁慈的温莉莉,那模样,差点就忍不住下跪求温莉莉了!

“够了!”

温墨墨余光中扫到将要过来的白景辰,一股说不出怨恨喷薄而出,她不愿意让闫博在白景辰眼前丢脸!

一把将几欲跪下的闫博拽了起来,温墨墨冲温母和温莉莉淡漠的说道,“抱歉,是我们打扰了!”

说完便拽着不死心的闫博往外面走。

白景辰微微蹙眉,温墨墨一看到他来就迫不及待的走开,这样恍如就和之前一见他就贴上来的模样大相庭径,视野移到温墨墨拉着闫博的手上,心里莫名的生出一股奇怪的烦躁感。

这个恶心的女人,是在维护她那个垃圾一样的丈夫?

温家大门外,闫博甩开温墨墨,气急败坏道,“你在干什么,不是说好了要来拿钱吗?要是没有钱,我们只有死路一条!都到这类地步了,你还装甚么清高?”

温墨墨的手本来就用不了力,被他突然1甩,整个人被推倒在地。

旁边出现了一道身影挡住了阳光,温墨墨转头,迎上的就是白景辰带着嘲讽的眼光。

“呵,那么缺钱?”

“白先生。”闫博忙跑过来,围着白景辰打转道,“对啊,墨墨的手又用不了力,没人请她工作,看在墨墨和你认识的份上,你就借点钱给她吧?我求你了。”

“闫博!”温墨墨从地上爬起来,冲闫博大喊,声音史无前例的愤怒,“钱我会给你赚,不用你求他。”

“想办法?你手都断了能做甚么?去卖吗?”

白景辰脸上1沉,不知道为什么1听见温墨墨保护闫博,就忍不住想讽刺,他看温墨墨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充满了阴郁,“要多少钱?”

闫博一看有戏,马上接道,“白先生,五十万就好了!墨墨”

第4章 温墨墨这是要去卖了

“闫博,我说了不要! ”温墨墨冷冷地盯着闫博,眼神像是再说,只要闫博收了,以后自己都不会在给钱给他!

闫博看懂了温墨墨的意思,白景辰这边的钱很吸引,但温墨墨也能一直给他供钱,两边他都不想割下。

闫博看着温墨墨冰冷的脸色,唇瓣蠕动,仿佛想说服温墨墨收钱,又怕真的惹怒了温墨墨。

最后,还是败下阵来,没有再说话,先一步离去。

温墨墨如今是一句话也不想跟白景辰多说,见闫博不再闹,直接扯着闫博离开。

她如今甚么都没有了,这都是拜白景辰所赐,所以哪怕再困难,她也不想求这个罪魁祸首!

但温墨墨还没走出几步,白景辰就叫住了她,温墨墨权当没有听到。

白景辰嗤笑的看着两人相握的手,讽刺道:“温墨墨,嫁给这样一个没用的男人,你还装什么?”

温墨墨没说话,只是手上的力度不断收紧,但再用力,看起来依然是松松垮垮,半死不活的扯着闫博。

白景辰挡在她眼前,“之前你不是最不要脸了吗?对着谁都说爱我的,现在连求我都不敢了?”

温墨墨被他的纠缠觉得可笑极了,这算什么?让她嫁给闫博还不够,现在想亲身下场侮辱她?

温墨墨拉着闫博从白景辰旁边离开,盯着他轻笑:“是啊,我以前可不要脸了,居然敢爱上白先生,白先生那么高高在上,和温大小姐才是最配的!我这类女人,就合适闫博,现在我要脸了,可不敢再缠着白先生!不然哪天死了都没有人给我收尸。”

说完,温墨墨便费力的往前面走。

身旁的闫博只想要钱,闻言,真的有点想跪下求白景辰,他知道温墨墨是拿不出钱的,要是这样两手空空的回去,肯定会被高利贷砍死!

故而温墨墨再怎样扯他,他也不想走,期期艾艾的劝着温墨墨一起求白景辰。

看着曾高傲不已的温墨墨自贬,被这样一个没有骨气的男人围着打圈,白景辰狠狠的蹙了蹙眉,尤其是听到死了的那1句,心里猛的1刺。

“温墨墨,你这类人就是死了也活该,我还打算做做好心给你点钱,看来伯母说得没错,就是把这些钱扔下海,也不该给你这类白眼狼。”

温墨墨对白景辰的话仿若未闻,只是在见到闫博真的想转声问白景辰要钱时,才强硬的扯着他离开。

闫博和温墨墨一直纠缠的身影,看得他心里莫名的腾起一股怒气,他看得出温墨墨肯定是没有钱了才不惜跑回温家要钱,但现在她一分钱都不要就做了,难道还真想去卖不成?

温墨墨已带着人离开了他的视野,一直没有回应过半句。

白景辰气急不已,差点想上去把那个女人拉回来!

“景辰哥。”

就在他准备追上去,身后忽然传来了温莉莉的声音。

白景辰微微拧眉,顿住了脚步,刚刚是怎样了,他居然想去追温墨墨?

温莉莉盯着他看向温墨墨离开的方向寻思,她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温顺的贴在了白景辰身侧,柔声的喊着手疼吗,这才夺回了白景辰的视线。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万艾可的作用机理是什么

万艾可官方网站

西地那非上市类药物

伟哥真的有用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