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财经网

当前位置:

话题沟通的态度

2019/11/09 来源:贺州财经网

导读

不是说选择弱的对手,而是要选择可以好好讨论问题,具备最基本的对人的尊重以及逻辑的人。辩论的目的是什么?我想,是交流沟通,消弭分歧。既

不是说选择弱的对手,而是要选择可以好好讨论问题,具备最基本的对人的尊重以及逻辑的人。

辩论的目的是什么?我想,是交流沟通,消弭分歧。

既然要消弭分歧,大家就要尽量说对方听得懂的话,减少交流的障碍,让大家的讨论焦点集中在辩题本身。

那些讲得飞快,谁也听不清记不住;用术语或是“黑话”,令对方一头污水的操作;哪怕对方说不对,也要强行达成共识。很难看出辩论的诚意。

去年的华语辩论世界杯上,某场大陆队伍对阵埃及的队伍,质询方用飞快的语速问了一长串之后,埃及选手说,您能不能说慢一点,我觉得有交流障碍。

质询者说,没关系啊,我想评委已经听懂了,好,来,下一个问题。

岂有此理。

所以,很多老派的导师,包括昨天写道的Z老师,希望大家在辩论场上,语言不仅要精确,要信息量大,要饱满,要证据充分,还要优美,要让没有什么专门的辩论履历的人,都能听懂。

那,就要尽量少说以下这些话:

比如说,打平,拉平。

很多选手会说,你方有证据,我方也有,所以比不出来,这个点打平。

或者说,你方第一个论点,我方觉得也有我方说的这种可能啊,因此这个点我方拉平了。

岂有此理。如果这个点不重要,就说不重要,如果这个点很重要,就算很难判断也要努力去判断。“双方交锋激烈,我很难判断胜负,只好判这个点大致两分”是评委的视角,你一个辩手凭什么说打平?

比如说,这个论点我们结一下。

岂有此理。这个论点的交锋结束没有,对方没答应,评委没给分,你凭什么就结一下?我们说自由辩论要“起承转结”,但你问了两次,就直接“结一下”。就好比一个导演,突然举着牌子出现在电影中:“以下是我设计的一段煽情,请大家调整一下情绪,准备哭。”

比方说,你方这个论点根本不根属于……

岂有此理。吴家麟先生作为翻译美国政策性辩论通识教材的奥瑞冈研究者,向笔者感叹过,现在场上一出现,“不根属于”,其他评委就会一起看他。且不说“根属”这个词带着浓重的翻译腔,不打辩论根本不懂,打了辩论也没几个真懂。

至少你要理解,根属和准确类似,是指向某个判断的结论,准确,或者不准确,根属,或者不根属。有任何正常人会说,这道题不准确于某某某某么?

下次有人再到比赛里说根属于,笔者一定要请他解释一下,用人话解释,这句话不用这两个字,他想表达什么。

比如说,以上。

以上本身是日语的书面语。按照书面语的习惯,我国台湾地区的公文写作,下级给上级要以“敬呈”结尾,平级之间结尾写“此致”,那上级给下级如何结尾,他们想到了“以上”。

所以在辩论场上说“以上”的诸位,对方和评委是你的下级么?

那些简单又炫酷的结尾,别人说是锦上添花,你们说是稀里糊涂。

岂有此理。

比如说,坦白讲。

所以你没有声明坦白讲的那些话,是在忽悠谁?岂有此理。就不能换成“我认真思考了一下,这背后真正的原因”,或者直接说“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

也许大家不太服气,会说喜雪轩同志啊,你上面举的一些习惯用语,那些非常优秀的辩手都在用,你solo起来打得过他们么?怎么敢说他们是错的?

《雪山飞狐》里,“打遍天下无敌手金面佛”苗人凤厉不厉害?厉害。但他出杀招之前,会晃动肩膀。

《赌神》的高进是不是出神入化?是。但他喜欢把牌角叠起来看牌,他干爹观察了很久都没有纠正他,就是为了有一天在他背后放个神眼魏老九。

优秀辩手语言效率高,偶尔有些瑕疵,依然能大致传递信息,大家不忍苛责(但依旧应该指出)。你们不学他们的语言效率,光学这些套路,想把鬼都听得懂的事情说得鬼都听不懂么?

18年的天伦杯有一场小组赛,反方四辩讲到一半,卡了一下,说,按照正常的节奏,这里我该升一下价值了。

正方四辩讲到三分钟,驳得差不多,可能是想幽默一下,说,好吧,这里我也来升个价值。

储殷教授在点评的最后严肃地说,我要强调一下,请大家不要在你的陈词里,说这种话。

这不是幽默,这是不能分辨场合的幼稚。我也这么认为。

-END-

往期推荐

素材 |滕寒冰

排版 | 黄 显

来源:喜雪轩文字坊

审核 | 李玥 黄慧琛 曾雅倩

话题沟通的态度

万艾可价格_万艾可价格?

枸橼酸西地那非熔点

万艾可的价格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