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财经网

当前位置:

这个人的一生可不就是一部电影么

2019/11/07 来源:贺州财经网

导读

陈恭澍(shù),被称为戴笠的四大金刚之一,出生于1907年,河北宁河人,黄埔军校第5期警政科毕业。南京中央军校特别研究班毕业。国民党军统特

陈恭澍(shù),被称为戴笠的四大金刚之一,出生于1907年,河北宁河人,黄埔军校第5期警政科毕业。南京中央军校特别研究班毕业。国民党军统特务。1925年,陈恭澍因琐事与嫂子产生争吵,当时陈恭澍18岁,刚刚中学毕业,年少气盛的他一气之下竟然离家出走。这一走就跑到了广东,与大多数热血青年一样,陈恭澍投考了黄埔,而且一考即中,顺利地进入了军校4期,后因生病延期入军校五期步兵科。陈恭澍是1926年3月从广东进入军校5期的,1932年加入\力行社\间谍处,任组长、调查主任、北平站长,特务处本部组长。

这个人的一生可不就是一部电影么

刺杀张敬尧

1933年1月,华北局势不稳,郑介民任复兴社华北区区长,以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上校顾问的名义作掩护,重新调整部署间谍处在华北地区的工作。此时,日寇委任张敬尧为平津第二集团军总司令,令他赴华北收集旧部,勾结帮会,策反驻军,诡计暴动。张敬尧随即携带700万元巨款来到北平,入住东交民巷的6国饭店。鉴于张敬尧的投敌行动,军统局长戴笠决定除他,郑介民亲身前往北平向陈恭澍传达了针对张敬尧的锄奸令。陈恭澍在摸清了六国饭店地势以后,决定实行暗杀。

1933年5月7日,军统特工王天木与白世维潜入6国饭店,发现饭店二楼有一处房间窗口半敞,一个人当窗而坐,正百无聊赖地玩弄一个小玩意儿。王天木一眼认出这人便是张敬尧。他回头示意白世维,手指房内,连连点头,作出杀人手势,还小声说道:就是他。白世维看在眼里,亮在心上,说时迟那时快,撩袍取枪,一步跨到窗前,对准张敬尧的胸部连开三枪,张敬尧倒地毙命。白世维闪身下楼,大步流星迈出大厅,负责接应的特工戚南谱站在车前,彷佛有预谋那样望着门内。二人四目交投,一言不发,从两边上车,司机1踩油门,疾驰而去。

鸩杀石友三

1934年,戴笠下达锄奸令,要求对投靠日本的汉奸军阀石友三予以制裁。陈恭澍接到指令后,立刻策划行动。由于石友三一直藏身于天津日租界,军统一时难以找到机会。经过反复斟酌,陈恭澍派人策反了石友三身边的副官先鸿霞,对其晓以民族大义,希望其协助军统除掉汉奸石友三,先鸿霞为人直率,立即同意。随后,先鸿霞又策反了石友三府上的另外一副官史大川和厨师老楮。终究,先鸿霞和老楮二人决定在石友三所吃的饭菜中下毒,毒死石友三。不料,因厨师老楮在行动之时神情紧张,被石友三看出破绽,致使先鸿霞和老楮身份暴露,被押进了日本宪兵队,惨遭杀害。至此,鸩杀石友三行动完全失败。

制裁殷汝耕

1935年11月,殷汝耕与日寇勾结,炮制了所谓\冀东防共自治政府\,进而推动\华北五省自治\。殷汝耕附逆后,军统局长戴笠指点陈恭澍立即动手除掉汉奸殷汝耕。陈恭澍接到锄奸任务后,立即布置行动。首先,陈恭澍派遣1名女特工以美色接近殷汝耕,并在殷汝耕所吃的食品中投毒,不料却被殷汝耕识破,导致计划功败垂成。最后经过策划,陈恭澍决定偷袭殷汝耕的办公地点。先指定一个行动小组制造事端,引发门岗的干涉,并出其不意,予以格杀。同时,由其他两个行动小组冲进大门,绕过影壁,通过中门,闯进办公大厅。另外一小组则进行掩护。进入办公厅内后,不管是不是遭受抵抗,都要以迅速发现行动目标,立即予以制裁为第一要务。然而,该计划终究因没法掌握殷汝耕的作息时间而功败垂成。至此,刺杀殷汝耕行动完全失败。

攻击王克敏

1937年12月14日,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在北平成立,统辖平津等华北地区,王克敏出任伪行政委员会委员长兼内政部总长。鉴于王克敏的投敌行动,军统局长戴笠下达了针对王克敏的锄奸令,要求以最严厉之手段制裁王逆克敏。陈恭澍接到指令后,为尽快完成锄奸任务,不辞辛劳多方奔走,刺探王克敏的行踪,终于取得了一条重要情报:王克敏每一个星期二下午两点都会去煤渣胡同日本宪兵队所在地和日本间谍喜多诚一见面。陈恭澍立即布置行动,首先经过一番仔细的考察,基本弄清了煤渣胡同一带的地形,并掌握了王克敏出行时的武装警卫情况,为做到万无一失,他还专门调来了几名职业杀手。

1938年3月28日,陈恭澍带着行动组早早便来到了煤渣胡同附近,各小组人员迅速准备就绪。1时45分,王克敏乘坐的车缓缓驶来,警备车在前,王克敏乘坐的车则在其后放慢了速度,好让警卫先下车布置警戒。军统事先制定的计划是:陈恭澍坐在大街对面人行道对面一个小摊上,他\陡然起立\,表示已发现目标,开始准备\戴上帽子\时,则示意行动人员可以举枪射击。此刻,王克敏的汽车已向煤渣胡同驶来,陈恭澍发现目标后便立即起身,示意行动人员准备,当王克敏的车准备左转的时候,他已将拿在手上的礼帽戴在了头上,暗示行动人员开枪射击。看到信号已发出,两名军统特工兰子春和徐自富便拔枪向王克敏的专车连连射击。杀手兰子春共有4弹击中王克敏所乘汽车。不料,当天日本顾问山本荣治搭乘王克敏的专车,与王克敏共同坐在汽车后排,兰子春打出的四枪中,1枪击中山本荣治头部,另一枪打穿发动机后又击中山本荣治的右脚,山本荣治当场毙命。陈恭澍误以为击中目标,遂下达了撤退命令。事后,陈恭澍才得知所杀之人并不是王克敏。更为遗憾的是,刺杀行动中,兰子春腿部负伤,留下了血迹。日寇出动军犬沿着血迹搜索,最终抓获了兰子春和徐自富。不久,二人都惨遭杀害。至此,刺杀王克敏行动完全失败。

河内刺汪

抗日战争爆发后,汪精卫极力反对抗战,主张投降。他带头和陈公博、周佛海等人散布\抗战必亡国\的论调,遭到全国人民的痛斥。但汪精卫决意在投降的道路上走下去,不惜卖身投靠日本侵略者。

这个人的一生可不就是一部电影么

1938年12月18日,汪精卫出走越南河内,发表了臭名昭著的\艳电\,公然投降日本。1939年2月,蒋介石派出与汪精卫素有渊源的国民党中央委员谷正鼎,赴河内劝汪精卫迷途知返,遭到汪精卫的谢绝。鉴于汪精卫的叛国行动,蒋介石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永远开除汪精卫党籍,撤销一切党内职务,并命令戴笠在汪精卫离开河内前往南京组建伪政府之前把他除掉,戴笠随即向陈恭澍下达了锄奸令,要求以最严厉之手段制裁汪逆精卫。陈恭澍接到指令后,不敢怠慢,立即带领特工潜入越南河内,乘机刺杀汪精卫。

陈恭澍亲身探查,了解到汪精卫住在河内的1处高级寓所,这是一栋西式楼房,这栋洋房,是两开间的二层楼,楼上1大一小相连的两间对街屋。在了解了地势以后,陈恭澎立即布置行动。

经情报得悉汪精卫每天早饭吃的面包是由河内一家面包店准时送去的,就把送面包的人拦截下来,换上一个含毒面包,由特工人员化装成送面包的人送去。不料汪精卫当天食欲不佳,不吃面包,而予退回。陈恭澍再次策划,欲在汪精卫住宅的浴室中放置毒气罐,只等汪精卫洗浴时散发的水蒸气引发毒气,将汪精卫毒死。但苦于没有内应,此计划无法实行,只得作罢。

过了两天,汪精卫要到离河内八十里的丹道镇三岛山麓旅游。陈恭澍立刻布置暗杀行动,由陈恭澍率行动员分乘两辆小汽车,埋伏在汪精卫此行的必经之路上,等待汪车的到来,看准汪精卫在车上时,便尾随追击。不料,汪精卫未到目的地又突然折返。陈恭澍只好调头,决定跟上去立即下手,也不再斟酌在河内市区能否安全脱身的问题了。军统局的两辆追击车追到市区十字街头,汪车穿过马路后,正好1辆电车横驶过来,两辆追击车被阻,这次行动又无果而终。

最终,陈恭澍决定孤注一掷,发起一次突击性强攻,深夜直捣汪宅,实行武装袭击刺杀。1939年3月21日清晨,陈恭澍亲身指挥行动人员来到汪宅附近,军统特务翻墙进入汪寓。间谍侦得三楼朝南的1间,几个晚上电灯通夜未熄,判定此房必为汪精卫卧室无疑。间谍冲上楼去,发现房间中正有一人躲在床下,特务认为这人就是汪精卫本人,因此乱枪齐发,将这人打死,即下楼夺门而逃。其实,被杀之人并非汪精卫,而是其秘书曾仲鸣。至此,河内刺杀汪精卫行动完全失败。

枪杀张啸林

1937年11月上旬,上海沦陷。青帮流氓头目张啸林公然投敌,沦为汉奸,胁迫各行各业与日本人\共存共荣\,大肆弹压抗日救亡活动,捕杀爱国志士,并筹建伪浙江省政府,拟出任伪省长。鉴于张啸林丧心病狂的卑劣行动,军统局长戴笠向潜伏在沪的军统上海区区长陈恭澍发出了针对张啸林的锄奸令。陈恭澍随即建立行动组并制定了锄奸计划。行动组长陈默接到任务后,策划了两次暗杀行动,但均未成功。张啸林遭到几次暗杀后,就希望能找到几个枪法好的人确当保镳保护自己。林怀部是在张啸林的司机阿4的介绍下进的张宅,起初只当了个门卫。在阿4的引荐下,林怀部向张啸林展示了精准的枪法。就这样,他取得了张啸林的信任,被聘为保镳。

这个人的一生可不就是一部电影么

1940年8月14日有客来访张啸林,林怀部决定待张啸林送客下楼时动手除掉张啸林。但不一会引客的管家下来去翠芳楼叫妓女前来侍酒陪赌,赌局饭局交替能到深夜。如果这样就没法下手。林怀部见阿四在院中擦车,便故意上前与他争吵。楼上的张啸林听到声音,忍不住跨到窗前厉声喝问。林怀部见时机已到,从腰间拔出手枪,对着张啸林抬手一枪,子弹正中张啸林面门,张啸林当场毙命。

刀劈傅筱庵

上海沦陷后,傅筱庵出任伪上海市市长,军统局长戴笠指点陈恭澍对傅筱庵予以制裁。因傅筱庵防范周密,陈恭澍一时难以得手。终究,陈恭澍策反了傅筱庵府上的仆人朱升源,对其晓以民族大义,希望其协助军统除掉汉奸傅筱庵,朱升源表示同意。1940年10月11日清晨,傅筱庵参加了一个日本人举办的宴会,喝的烂醉如泥,回到家里倒头便睡。朱升源觉得时机已到,他拿起1柄早已准备好的菜刀,悄悄的走进傅筱庵的房间,见傅筱庵早已熟睡,他举起菜刀对着傅筱庵的脖子连砍三刀,顿时鲜血飞溅而出,傅筱庵当场毙命。

定居台湾

抗战成功后,陈恭澍任中央训练团河北大队长、绥靖总队上校总队长,驻守北平、河北一带,负责与人民解放军进行所谓的政治作战。1949年解放前夕到台湾,任国防部情报局第二处少将处长,1969年退休,晚年著有回忆录《英雄无名》1书,因深入揭露军统内幕,一度成为台湾出版界的抢手货。但因其杀人无数,树敌过多,即使在时过境迁的晚年,依然保持着杀手不得见光的习性,很长一段时间无人知其生死,至今其去世年月及墓葬位置均不可考。

美科学家将研制一种强效“伟哥”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服用

哪能买到真伟哥

标签